快乐就好

      老哈曼和侄子单薄的身躯骑着各自的马਼匹,看上去并ᒈ不具备多大的危险性。

      而且对方在看到自己这方的时候,也不慌不忙的从马上봻下来,同样,在尉官的心中也剔除了侦查的可能。

      “两位,请停下脚步”

      左手按住剑柄,右手伸出,示意二人停下脚步,梅丽少尉领着身后的巡逻卫队走了上前。

      “请问这里是先民村么,我是哈默部落的村长”

      꽅 走进仔细看,对方身上的甲胄将自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细节上,一些关节无法链接之l处,也用了内置的链甲短衣装备着。

      不过这玩意也不是每一个都有,只有坦格镇尉级的军官才能穿戴,毕竟全员配置锁甲的队伍也只有南下的黄昏骑士。

      这些巡逻卫士是隶属于先民村的驻军,身上这些紧密的板甲也是由工匠们临时锻造扄,再괿加上之前在白港定制的一批上等锁甲、护喉、护胫和Ɛ全盔榡,一套最少都在一千婌多的鵭银鹿ៜ左右。

      “是ᯛ那一处,临靠纝穹林溪流的区域对吧”

      땸 哈曼村长刚介绍完自己衄的身份,就看到那位明显身份要高樥一些的男子从腰间挂着的皮囊中取出一卷发黄的羊皮卷。

      上面虽然➝有些模糊,但依稀能够看出一些标记着山川河流域村落桥ӗ梁的记号칧。

      ꈲ “我知道你们,之前曼德族长和我们说过,那么侼请进吧,今天会有ꢵ很多部落的人物到先民村,同样你们可以㋿见到管理这座村镇的,也是我的首领”

      先民村还未建立之前,托里克爵士和一队骑兵就附蕲近෧的掠夺者进行清扫时,就和一些友好的自由民村落打听过附近的讯息。

      自霜雪之牙山脉流淌而下的水源经过漫长的岁月形成的鹿角长河,而这条自西边峻岭向东部平原ኴ延伸的河流,自然㮲有着不少分支的溪流。ꭄ

      蛮直入苍云的先民拳峰将塞北的大地分为两侧,一侧是终年被冰雪覆盖包裹的冰封海岸,一뇠边是春夏油绿的鬼影森林区犡域。

      河流鶦是生命之源,瑟恩人在先民拳峰的山谷中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家园,而临靠山脉的自由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

      大地对他们的恩泽,就是清澈的溪水。

       㘋 种植、开垦土地、建냂设鱼塘、养殖动䔮物,自南方来往的商队带来更文明的见识。

      时间会证明一切。

      ܯ梅丽尉官转过身,向着身后士兵们说了几句,随后引着哈曼村长和他的侄子朝着村镇的大门走去。 䛼

      两只队伍交替通过了这处十字路口,卫士们向着远方走去,꒼看着他们的背影,老哈曼若有所思。

      先民村,一个建立ᘡ刚满月的地区。 垩

      或许在南方,这样的城墙有␻些简陋,看上去有些陈旧和脏兮兮的。

      但在塞北,恐怕也唯有古老的环形城堡,先民拳峰要比对方要高大。

      正午时分的先民村热闹非凡。

      来自周边部落的人们携带着自己交䊍换物品的物品排队停留在门口。

      “嘶....好长啊”

      叏一位穿着单薄衣衫的褐色长发的自由民使劲的搓着自己的手掌,他背后的篓子中有几只刚刚狩猎得到的野兔。

      本来想给自己村子里两个妹妹换上织几件毛巾,但随着村落长者与一个名为先民村的势力达成沟通后,老村长鼓励自己村落的人们带上一些不是很必要的욢物品,去远方的先民村交易묄。

      商人们重利,而且他们也䄑知道自己无法长久的和自由民핟进行贸易,因此他们高价换取自由民的物资本身,对于塞北文明进程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可是李察不一样,无论是从一个人类的角度还是一位领主的角度,他都要引导这片土地的人们开拓一个新的世界。

      让坦格镇自产的商品与贸易得到ᴉ的大量商品流通到附近的自由≍民势力쵲中,品尝到更好生活的人们会愿意继续呆㜡在自己狭小的世界继续艰难的生存么?

      因此塞北贸易体系的计划被他首先提了出来,先以坦格镇为核心向四周发射信号,随后各村落一同协调。

      瘦弱的少年刚准备跟随者人流进⵫入村落中,两道锋利的长矛꽟就落了下来,交叉着,拦住了他的前行。

      が 푏 “.....”

      他下意思的想要逃跑,不过一只大手按朩住了他的肩膀。

      少年恐惧的面容让搽高大的战士有些感叹,他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解下,直接披在对方的身上,并蹲下身来,一颗颗扣子为他扣上,扣好。

      “穿着吧譂,冬天了”

      多拉克斯·嘎夫面带微笑,⾆曾经熟悉的小辫子被解开,利落的短发下一双明亮的双眼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孩子。

      谑 “嘎夫爵士,男爵大人等候您很久了”

      犯 卫士收起武器,立正身体,表示对对方的尊重,随ꚾ即,左侧颵的战士向嘎夫表示来自托里克的问候。

      “嗯” 㜎

      向着值守的士兵点了点头,在走之前,他又拍了拍缓过神来的少年的肩膀᭟。

      ....쌇......

      先民村的建쫪筑并不算太多,只是峷吃了坦格镇原先散乱的亏,男爵在建设这片土地的时候,特意的从领主哪里求取ᭀ到了一份设计图쾓纸。

      坦格镇有着独特的工艺,虽然无法比肩布拉佛斯这种贸易城市,但在吸收了不壉少经验的南方风格后,也逐渐的有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㡎 整洁、规范与大气。

      先民村分为四个小区域㰷,两䱈个定ꪫ居点和一个贸易区,还有一个ᘐ存储物资的区域。

      镕至于托里克男爵的领主大厅,白骑士并不是李察,没有骑砍的任ॶ务完成,而且本身并不追求奢䬈侈的他自然就和人们住在一起,不过是独立的一个院子,在村落的边角。

      ό道路是㉴被无数次车马碾压过的坚硬土地,每隔五十米立起一根吊着灯笼的柱子,到了晚上就点亮一些,以防一ꭘ些解手的村民分不清路。

      公共卫生设施位于储存物资区域,ꀧ也就是贸易区的右侧一个空地,用木桩打砸下,并固定住简᝘单木板形成遮拦,在村落外挖了一个储存的坑洞。

      先民村的干净与整洁让来自各地的自由民感到意外与向往。

      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穿着干净的衣服,并且没有那种为了生存而感到无力的神色,简单而言,他们很满足满意自己的现状。

      ꍊ一座充满精神的村子,尽듗管它尚处睷于成长的阶段,但那种繱掩盖不了的气质是每一个自由民部落所不存在ᄼ的Ͻ。

      “请——”

      老哈曼和侄子被➃请到一间比훼旁边木屋较大怱一些的屋子中。

      把守在院落的卫士将二人带入客厅中,在这里,已经有一些人端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带着好奇看欭着这些迥然不同的装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